首頁>檢索頁>當前

每周推薦

:自由教育

發布時間:2019-05-21 作者:列奧·施特勞斯 來源:中國教師報

中信彩票网址 www.lmwzp.icu 隨看隨想

這是一篇美國政治哲學家列奧·施特勞斯論述自由教育的文章。自由教育(Liberal Education)國內一般譯作博雅教育。自由教育塑造人的完美品格,使人走向卓越。施特勞斯認為自由教育的基本形式是古典閱讀,即閱讀和研習人類文明的偉大著作,聆聽偉大思想家的聲音,并和它們對話。施特勞斯認為我們應該通過閱讀偉大著作獲得勇氣,保持獨立思考的能力,不要輕信任何觀點——無論是偉大思想家的還是普遍被接受的。中國古典教育也講究閱讀經典,“六藝經傳皆通習之”,孔子認為君子要做到“仁者無憂,知者不惑,勇者不懼”,這也和自由教育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自由教育是解放人,完善人的教育。施特勞斯這篇文章讓我們重新審視自由教育(古典閱讀)的價值,促使我們回到人類文明的源頭思考教育,可以更加深刻地認識教育的本質。(楊贏)

致力于塑造完美品格,實現人類卓越的自由教育在于喚醒每一個人自身卓越和偉大的氣質。但自由教育是用什么方式,什么手段達到這個效果呢?在此,我們再怎么評價自由教育的高遠旨意都不為過。我們曾聽柏拉圖說過,最高意義的教育是哲學。哲學就是追求智慧,追求有關最重要、最高層次和最廣泛的事物的知識。按他的說法,這種知識就是美德和幸福。但由于智慧于人類不可及,因此美德和幸福總是不完美的。盡管如此,那位并不擁有所有智慧的哲人被宣稱為唯一的真正王者;他被宣稱擁有人類智力所能及的所有和最高層次的卓越品質。在此,我們不得不說:我們無法成為哲人,因為我們無法獲得這種最高意義的教育。我們一定不能被自己遇到的許多自稱是哲學家的人所欺騙。那些人或許是出于行政管理的方便而使用了一個不怎么嚴謹的表述。通常他們的意思不過是:他們是哲學系的。而認為哲學系的就是哲學家跟認為藝術系的就理所當然是藝術家一樣荒謬。我們無法成為哲人,但我們仍然可以熱愛哲學,我們可以嘗試進行哲學思考。這個過程最初且最主要的內容就在于聆聽最偉大的哲人之間的談話,更通俗和謹慎的說法是,聆聽最偉大的思想家之間的談話,也就是研習偉大的著作。

我想重申,自由教育在于聆聽最偉大的思想家之間的交談,但我們面臨一個嚴峻的困難:如果我們不施以援手,這個談話將不可能發生,我們甚至要推動談話的開始。偉大的思想家用獨白表達他們的思想,我們必須把獨白轉換成一種對話,把“并肩”變成“一起”。他們即使在寫對話的時候,也是在獨白自己的見解。如果我們看一看柏拉圖的對話錄,就會發現,對話從來不會發生在同屬最高層次的思想家之間。所有的對話都發生在一個更高層次和一個較低層次的人之間。柏拉圖顯然認為個人無法寫出一篇發生在同屬最高層次者之間的對話。那么我們必須做一些史上最偉大的思想家也力所不能及的事情。讓我們直面這個挑戰,盡管這個挑戰如此艱巨以致自由教育理念聽起來像是謬論。既然最偉大的思想家在一些最重要的問題上意見相左,我們就不得不評判他們的思想獨白。我們不能完全相信他們其中任何一個人的言論,另一方面,我們也不可能不察覺到,我們并不勝任做裁決者。

但是許多膚淺的謬論掩蓋了這個事實。我們莫名其妙地相信自己的觀點能高人一等,甚至比最偉大的思想家還要高明——要么是因為這些觀點屬于我們這個時代,而這個時代既然遲于最偉大的思想家生活的年代,就理所當然地優越于他們的時代;又或是因為我們相信每一位最偉大的思想家就其觀點角度而言是正確,卻未必如他們聲稱那樣完全正確。沒有哪一種觀點是完全正確的。使我們蒙蔽于現實的謬論最終會得出以下結論:事實上我們比(或者能夠比)史上最智慧的人還要聰明。因此,我們被誘使成為指揮者或者馴獅人,而不是做專注溫順的聆聽者。我們必須直視我們所處的可怕境地,這是由于我們不滿足于做專注溫順的聆聽者,而要做我們無法勝任的裁決者造成的。在我看來,導致這種境況的原因是因為我們喪失了所有能夠信任的、權威的傳統,喪失了本可以給我們權威引導的習俗,因為我們最直接的老師,甚至老師的老師相信,完全理性的社會是可能實現的。我們每一個人都被迫憑一己之力,尋找自己的方向,哪怕這么做存在嚴重的缺陷。

研習偉大的著作的過程本身是一種慰藉,我們也沒有其他途徑得以安身立命。我們已經認識到,哲學必須謹防好為人師,哲學只能憑其固有的東西給人啟示。我們必須對重要的主題時有領悟,才能不斷挖掘我們的理解能力。這種理解過程可能伴隨著對自身理解過程的意識,對自己理解的重新審視,以及對思考之思考的純理性過程,而這個過程是如此高級、純潔和高尚,以致亞里士多德把它歸于上帝的功勞。這種體驗不會受到我們領會的東西愉悅與否、是美是丑的影響。它使我們意識到,如果我們想得到真的領悟,邪惡在某種意義來說是必要的。它使我們能以上帝之城的好的身份接受降于我們身上,使我們傷心的邪惡。因為意識到了思想的高貴,我們就意識到人類尊嚴的真正基礎以及世界的善。不管我們認為個世界是被創造出來的還是天然的,它都是人類的家園,因為它是人類思想的家園。

自由教育在于和最偉大的思想不斷交流的過程,這是一種即使說不上謙卑,也是最為謙遜的訓練。它同時也是勇氣的訓練:它要求我們與知識分子及其敵人喧囂、浮躁、輕率和低劣的浮華世界徹底決裂。它要求我們鼓起勇氣,把普遍接受的觀點僅看作是某種意見,或者當成至少與最陌生的和最不受歡迎的觀點一樣,可能是錯誤的極端觀點。自由教育就是為了把人從庸俗中解放出來,有一個希臘詞很巧妙地表達了“庸俗”這個意思,他們稱之為apeirokalia,意為缺乏對美好事物的體驗。自由教育就是給我們提供對美好事物的體驗。

(選自列奧·施特勞斯《古今自由主義》,馬志娟譯,江蘇人民出版社)

《中國教師報》2019年05月22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email protected]2019 中信彩票网址 www.lmwzp.icu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优博时时彩平台 真人麻将 全自动pk10挂机手机版 彩票计划手机版 飞艇计划人工在线 玩通牛牛技巧口诀图解 pk10冠亚和值公式算 单机斗地主 71期稳赚六肖 北京pk10冠军选号技巧 刘伯温四肖资料大全 重庆时时官方是假的 后一6码如何倍投 内蒙古时时快三 捕鱼达人老版本下载安装 彩票双面盘1.995